笔趣阁
繁体版

第一章 第二节 紫山行(一)

    第二节紫山行(一)

    不知觉以至黄昏,说实在,任渡内心有些许害怕夜晚的到来,于他来说,惧怕的不是黑夜,而是在他身上发生的一切。看着太阳沉没于天际,天空月亮的轮廓在天边渐显,紫顶山开始冒出点点的微光,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平和。是白昼的结束,是夜晚新的开始。

    回到家中,已没什么客人了。一个身着灰色长衫的中年男子,在堂前整理着桌子,他身高八尺有余,一头简洁的短发,剑眉星目,刚毅的脸上些许胡茬点缀,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一股成熟稳重的韵味。细看,任渡跟他还有几分相似。见着任渡回来,中年男子抬头,也没有多说什么。

    饭菜还热着,在厨房,快去吃。我和你妹妹都吃过了。并没有多余的话语,也没有问关于他的一天,去了何处,干了什么。这个沉稳的中年男人就是任渡的父亲,任明。

    嗯,任渡静静的答道,他的父亲就是这样,虽然话语不多,可句句是关爱他。随后便走了进去。山村晚饭一般都比较早,在太阳将没,村民们忙作归来,家家户户屋顶便升起炊烟阵阵,开始忙活晚饭了。

    不多时已经吃完。任渡来到堂前,见着父亲正木然的坐着看着门外漆黑的夜,旁边桌子上放着一小碗酒,,,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灵儿可又是去李婶家玩乐了”?任渡话语打破堂前的沉寂。李婶是灵儿的奶妈,家就住在村口,有一个女儿,跟任渡妹妹一般大小,两个人是好朋友,自幼一起长大,亲密无间的那种,经常晚上都在一起玩儿,有时睡觉都在一起。

    “是的,吃完饭就玩去了。估摸着不会回来了”。父亲富有磁性的声音答道。

    “父亲明日去山里吗?”

    “嗯,要去。得去弄点山泉回来酿酒了。”

    “那渡儿明日随父亲一同前去。”

    “嗯,也好,山中清净,明日一同随我去罢”作为孩子的父亲,他怎不知孩子近来的异样。但没有多想,以为是近来家中忙活太过闹腾,孩子喜静而已。随后说道:但得早点起来,明日你张伯也一同前去,需他帮忙,也需借他家的牛拉下泉水。

    “好的父亲”。

    “嗯,那我去你李婶家打声招呼。给灵儿说下。”说着他喝完碗里余下的酒便起身了。这便是父子间简洁的对话。

    张伯是个猎户,岁数与父亲一般大小,虽比父亲矮一小截,却比父亲粗犷的多。家就住在隔壁,与父亲交好,平时常来家里讨口酒喝,偶尔也送来猎到的肉食。身材结实魁梧,身上隆起的肌肉,像一块块坚固的石头。小时还听闻过他赤手空拳得打倒一头牛。是村里有名的猎户。

    他有个孩子叫张小虎,是任渡从小的玩伴。长得特像他的父亲,跟任渡一般岁数,力气却大的惊人,十一岁的年纪便能轻而易举的拿起他爸的长枪舞起来,任渡在同龄孩子里面也算高了,他却稳稳的高过任渡半个头。论打架,同龄孩子里面,没一个打的过他。古铜色的皮肤,虎头虎脑的。自称是任渡的大哥,说罩着他。每每说到他爹,便一脸的自豪。“俺爸那个厉害啊,甭管是牛了,老虎都能整趴下”!说着还不忘还手舞足蹈的鼓捣着几下动作,那一股子劲头,经常逗得任渡哈哈大笑。不知虎子明日去不去,任渡心想。

    乡间的休息也是早的,不足亥时便家家户户都已熄灯就寝,任渡家也一样。此时任渡躺在床上,倒也没去多想那个梦了,他想着的是自己的生活。唉!虽然此梦一直影响着自己,可生活还得继续啊,或许久而久之,自己就习惯了呢。习惯有时固然是可怕,可于这个事情来说,他没得选,只能逼迫自己去习惯。既然没有丝毫办法,就习惯他。唉,有时大人都是这样,何况年少的孩子。

    眼皮渐渐如山岳般厚重,他睡着了。微微跳动的烛火映衬着他稚嫩的脸庞,睫毛轻颤,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寻常。门被轻轻的推开,他的父亲走到了他的床前,轻轻的帮他把被子拉好,熄灭了蜡烛。随后轻轻的掩门而出。

    明月高悬,几点星辰点缀,夜已入深,窗外时而微风轻拂树叶,沙沙轻作响。啊!一道声音打破了夜的沉静,男孩又被惊醒,他怔怔的坐在床上,睡意如潮水一般褪去,厚重的喘息声仿佛掩盖住了窗外的虫鸣,背后全是冷汗,浸湿的汗衫冰凉的贴着他的肌肤,这是他唯一能感觉到自己活着的存在。

    他麻木的推开窗户,夜风微凉,拂过他额前的短发,背后还是冰凉,他轻颤了一下,呆呆的看着远方微微散发着紫光的山峰,呼吸渐渐平稳,也听得窗外幽幽的虫鸣,天上的几点星光是静了,人是静了,心也静了。在这十一岁少年的心中渐渐升起一股念头,我不能习惯。习惯就是认输,我不想也不会做那个认输的人,我不能被动的任由折磨,我怎么能被一场梦境打倒,就算命运要我屈服又如何。我有妹妹,有父亲,有我苦想的母亲,有这么多爱我的人,我怎么能认输!

    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存在的,太阳会寂灭!星辰会坠落!紫山也会崩塌!我所谓的噩梦........也会破碎!我一定会找到这一切的源头!管他是真是假!我都会亲手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也绝对不会允许他们的发生!十一岁的少年虽然稚嫩,可脸上却充满了坚毅的神情,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他紧紧的握住拳头,在他瞳孔的深处,散发着尖锐的光,那光能洞穿一切!那光能折服一切!

    年少的孩子,坚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