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第三章 倾听,死者的遗言

    在场的所有大人都在孩子这句话之后陷入了沉默,屋子里的氛围瞬间陷入了冰点,孙建国最先反应过来,作势要将孩子从母亲怀里抢过来准备揍一顿。

    “这瓜娃子脑壳有包了哈,这种话也敢乱说,我叫你皮,我叫你皮!”

    孩子母亲知道丈夫心情刺激起来真的很可能打孩子,所以把孩子抱得紧紧地,不敢把孩子交出去。

    夫妻俩当即拉扯了起来。

    “孙建国,你注意一点,你这是要做什么!”

    吴胖子在此时很严肃地喊道。

    “你是一名人民警察,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想要家暴么!”

    孙建国也没真想打孩子,在他看来,这孩子纯粹是胡言乱语,拿自己死去的爹开玩笑,而且在刚刚那一瞬间,他自己也是被孩子的话给吓了一大跳,人在情绪失控的时候很容易造成举措上的失控。

    “对不起,吴队。”孙建国低下头,不停地喘着气,但目光,还时不时地瞥向床上。

    “把客厅的遗照撤了吧,小孩子自小是爷爷奶奶带得时间比较多是么?”梁川在此时开口道。

    “对的,我们两口子工作忙,孩子自小是爷爷奶奶在家里带。”孩子母亲回答道。

    “嗯,遗照放在客厅里很容易给孩子造成心理暗示,而且现在孩子接触信息的渠道也多,你们也尽量节哀吧,别在孩子面前过多地表现出什么,他爷爷走了,他心态还没反应过来,却又知道死人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所以自己给自己制造了臆想。

    这个需要从小注意,否则很容易患上一些心理疾病。”

    “我知道了梁顾问,谢谢你了。”孙建国对梁川感谢道。

    接下来众人就开始用晚饭,可能是因为孩子那句话的原因,导致晚饭的氛围有些尴尬,饭后吴胖子也没做停留直接和梁川走出了小区。

    “妈的,真晦气。”吴胖子对着地上吐了口唾沫,然后给梁川递了一根烟,“川儿,你刚说的是真的么?”

    “什么?”梁川像是没听懂吴胖子的意思。

    “就是那孩子,真的只是孩子臆想出来的?”吴胖子的求知欲望看起来很是强烈,当然了,估计当时在场的人都会下意识地去思考这个问题。

    “那你还需要什么解释?”梁川笑了笑,点燃了这根烟,吸了一口,吐出烟圈,“或者,我如果解释成孩子年纪小,先天之气未散,所以能看见那些脏东西?”

    吴胖子讪讪地摇摇头,作为一名警察,去相信这种封建迷信的东西显然是不合适的。

    “大海,你怕鬼么?”梁川忽然问道。

    “啥?”吴胖子愣了一下,随即拿出自己的钱包,从里面掏出了证件在梁川面前摆了摆,上面的国徽熠熠生辉,“有这东西,我万邪不侵。”

    到了车旁,二人一起上了车。

    “川儿,其实我真想听听你最近几年到底发生什么事儿的。”吴胖子看着梁川很诚恳地说道。

    梁川没回应。

    吴胖子也就不强人所难了,开车很快就把梁川送到了他的“冥百货”楼下,这时候供电早就恢复了,小街上还有几家烧烤摊和发廊亮着灯。

    “不上来坐坐?”梁川在门口对车里的吴胖子说道。

    “算了,下次吧。”吴胖子实在不想快睡觉前进冥店参观一圈,他担心影响自己今晚的睡眠质量。

    等吴大海开车离开,梁川才打开门走入了自己的店里,他的家就在店上面的二楼。

    灯打开,梁川将门关上,走上二楼,在二楼入口处,他脱下自己的皮鞋,沿着那条瓷砖线整齐地摆放好,然后又细心地做了微调,确保摆放的位置严丝合缝,然后才走入铺着榻榻米的房间。

    “喵。”

    一只通体全白的猫匍匐在窗台位置,见到梁川回来抬起头叫了一声,然后又重新匍匐了回去,刚刚,算是它对自己这个主人表示一下仅有的尊重吧。

    卧室的布置很简单,一床被子,一个枕头,外加一个老式录音机,除此之外,别无其他陈设,这让本来其实挺小的房间,却显得有些空旷。

    打开录音机,推入磁带,按下播放键,

    《血色蔓延》的诡异曲调开始流淌,

    像是有一层寒霜,开始逐渐沁入这个房间里的每一处角落。

    梁川闭上眼,躺了下来,卧室里的灯依旧开着,他需要光亮,哪怕是在入睡时也是一样,他不畏惧黑暗,但光却能给人一种自己正在被注视的感觉,他反感的,是狭窄空间里的悄然无声和空无一人。

    “喵。”

    白猫又叫了一声,而后从窗台上跳下来,在梁川的身边躺了下来。

    这只猫,名字叫“普洱”,是这个家里另一个主人。

    乐曲声不断地循环,在这种氛围里,梁川开始进入睡眠。

    ………………

    黑暗,开始慢慢地袭来,梁川仿佛看见那个叫孙晓强的少年拿着钢笔站在自己母亲的面前,母亲捂着眼睛痛苦地哀嚎,在其指缝间,开始有鲜血不断地滴落出来;

    他仿佛看见一个小孩的床边,躺着一位冰冷的老者,老者的两腮泛红,这是妆容画得太浓,老者唇边不再是慈爱的笑容,反而带着一种诡异,像是苍白的纸人。

    四周,开始越来越封闭,带来的是恐惧和压抑,

    到最后,

    梁川看见了一只红色的高跟鞋落在自己面前,

    “啪嗒”

    发出了极为清脆的声响。

    “呼…………”

    梁川猛地睁开眼,他能感知到自己身上早就冷汗淋漓。

    普洱被惊醒了,它只是有些惫懒地看了一眼梁川,像是在说,又做噩梦了?

    起身,将录音机按下了暂停键,给自己倒了一杯冰水,看了下时间,自己才睡过去三个小时。

    卧室里没有电视,也没有其他可供消遣的东西,梁川端着水,站在窗台边,小街已经彻底冷清了起来,远处偶尔传来一些声响,却不会打破这夜寂静的主旋律。

    电话此时在楼下响起,梁川下楼,从柜台上将手机拿起来。

    “喂。”

    “川儿,不好意思,出事儿了,你得来一下。”电话那头是吴胖子的声音。

    “怎么了?”梁川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西村一口井里发现了一具尸体,你之前和我说过的,要做心理侧写的话最好让你尽早地亲临现场感受现场的氛围,我现在就派人去接你好么?”

    “好。”梁川点了点头,挂断了电话,开始穿衣服。

    今天要穿的衣服早就准备好,梁川给自己换上,站在镜子前,一丝不苟地整理着自己的装束,在他的身后,是一排排花圈,这些自然也倒映在了镜子里。

    梁川觉得,自己是在亲自给自己整理着遗容,

    神圣,

    冰冷。

    “喵。”

    普洱出现在了楼梯口。

    “我出去一下,你看家。”

    像是听懂了话一样,普洱又回到了楼上。

    没过多久,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梁川打开了门,来接他的是一名女警员,很年轻,身材有些瘦削。

    “你好,梁顾问,我叫秦桃,你可以叫我桃子,吴队让我来接你。”

    梁川点了点头,坐上了她的警车。

    在后半夜坐着清冷的警车游荡其实不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至少,对于大多数正常人看来,坐在警车里的感觉可能比坐在满是烟味的出租车里更让人难以忍受。

    “你很紧张。”坐在后车座上的梁川说道。

    “不,不,我不紧张,我只是有些冷。”女刑警有些局促地说道。

    “生理上对冷的感知和心理上紧张的反应有时候确实很相似。”梁川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拖下去,而是道:“跟我说说案子。”

    “田地里井里发现的尸体,今晚有农户去准备抽水才发现的,尸体已经烂得不能看了。”

    梁川微微摇头,放弃了对这个新刑警的询问。

    一刻钟后,警车开入了西村范围,在村东位置的田地里停了下来,这里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村民,警方已经控制清理了现场,也架起的警戒线。

    “川儿,你来了啊。”吴胖子吸着鼻涕直接跑来,引着梁川去第一现场,“这口井平时没人用,也就灌溉田地时才会有人记起来,尸体已经高度腐烂了,发现时是头朝下脚朝上。”

    梁川看一眼那口井,这口井不是很大,四周也都是田地,平时村民们用水喝水也不会到这里来取,基本各家都有自己的井水或者通着自来水。

    “尸体呢?”梁川问道。

    “哦,尸体在这里,你跟我来。”吴胖子招呼着梁川去了一侧搭着简易帐篷的位置,掀开帐篷,吴胖子的眼睛眯了一下,实在是里面的尸体太过“不忍直视”。

    一名身穿着白衣的女法医正蹲在尸体边做着检查。

    “简红,我们队新来的法医,之前的老方已经退休了。”吴大海给梁川介绍着。

    “吴队,梁顾问。”简红个子很高,瓜子脸,戴着黑框眼镜,给人一种知性美的感觉,不过她的职业确实能够给普通人一种特殊的感觉。

    “检查得怎么样了?”吴大海问道。

    “死者生前体重约90公斤,30-40岁之间,死亡时间预计在3个月至1年之前。

    那口井井口非常小,直径只有33cm,这个尸体几乎是被人硬塞进去的。

    死亡原因是被钝器打击头骨,他的面骨被打到骨折,估计哪怕把尸体带回警局也无法用图像还原人物外貌。

    尸身全裸,没有发现任何可辨认身份的信息,指纹登记信息还在等局里的反馈,但我个人觉得,想通过指纹识别获得死者的身份应该不是很乐观。”

    “死亡时间这么久了。”梁川在尸体旁蹲下来。

    “嗯,具体时间还需要做进一步的分析来确定,但梁顾问您看,尸体身上早就高度腐烂,脸上也不剩什么肉了,所以我现在推测死亡时间应该在半年前。”简红说道。

    “死了这么久,就听不到他的遗言了。”梁川似乎没有理会女法医的话语。

    “什么?”简红疑惑道。

    “你觉得,尸体,会说话么?”梁川侧过脸,看着女法医,很认真地问道。

    女法医以为梁川是在和她聊形象的比喻,道:“尸体是会说话的,我们法医就是通过尸体身上的线索采集有价值的信息帮死者…………”

    女法医停住了话语,因为她看见梁川直接将手放在了尸体的头盖骨位置,

    “梁顾问,你…………”

    “嘘…………”

    梁川对女法医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

    像是在倾听着什么,

    来,

    把你想说的话,

    告诉我…………

    ——————

    PS1:这个案子是根据真实案例改编,等这个故事结束后龙会告诉大家案子的名字,央视曾有一期节目专门介绍这个案子,所以在接下来的剧情里大家不用觉得龙把案情写得这么扯,因为现实永远比小说更像小说。

    PS2:新书起航,小龙在这里打滚求收藏(加入书架),求推荐票,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