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第四章 死者的榔头

    人的想象力在什么时候最活跃?

    那就是在你闭上眼的时候。

    当你的思维不再单纯地依靠眼睛去观察和接受信息时,你的想象力将会自然而然地提升起来,大部分人闭上眼后,感知到的是一片漆黑,而梁川,此时却仿佛可以依稀看见点什么。

    吴大海在旁边制止了简红的说话,他认为自己这个发小现在是在思考,但是他根本想象不到,梁川确实可以看见一些东西。

    死者死亡时间距今太久了,梁川的视野里保持了很长时间的黑暗,但他还是在寻找,慢慢地,他低下了头,确切的说,是他在努力地向下看,因为在四周的漆黑之中,仿佛只有自己的脚下,还留存着一些迥然于漆黑的存在。

    那是一双腿,

    不是自己的腿,

    而是一双穿着破旧牛仔裤的腿,

    很粗,也很壮,

    同时,

    梁川还看见了自己的手中,像是握着什么,

    他仔细地想要去看清楚那件东西,却很难很难,慢慢地,他感到了一股疲倦,这股疲倦来得很快,所以留给梁川的时间,并不多。

    少顷,

    梁川睁开了眼,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这让一旁的吴大海有些惊讶,觉得是自己使唤发小帮忙所以让梁川没能休息好。

    “川儿,你累的话可以先回去休息,等明天队里把一些信息资料整理好之后我再叫你过来看…………”

    “吴队,凶器找到了。”一名警察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袋子里装着一把榔头。

    吴大海伸手接过袋子,先递给了简红,简红戴着手套将榔头给取出来放在凶手头骨位置对照了一下,然后道:

    “吴队,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就是凶器,具体的我会回警局实验室里做更详细的比对,但应该不太可能会出错,这把榔头的口径和尸体致命伤位置的伤口基本一致。

    不过,有一点你要有心理准备。”

    “什么?”吴大海问道。

    “那就是想要从这把榔头上提取到指纹和DNA基本不可能了,毕竟它在井底这么久,那口井又不是枯井。”简红有些无奈地说道。

    “可以把榔头给我看一下么?”这时候一边脸上都是疲态的梁川忽然开口道。

    简红犹豫了一下,看向了吴大海,吴大海对她点了点头。

    “好,请你戴上手套。”简红提醒道。

    “谢谢。”

    从女法医那里接过手套戴好,梁川将榔头拿在了手里,然后换做自己的右手轻轻地握着,又自然地垂落下去。

    简红对这个所谓的心理顾问已经从一开始的好奇变成了有些不知所谓了,在她看来,凶案现场任何的一切都是很严肃的,但这个心理顾问可能更多的是带着一种猎奇心的心态在做事。

    吴大海对于自己这个发小是很信任的,因为之前几件案子梁川在其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梁川眯着眼,尽量让自己的视线没有那么的清晰,然后低下头,先看向自己的腿,然后再看向腿右侧的手,

    是了,

    就是这个,

    那个自己看不清楚具体模样的东西,

    应该就是榔头。

    大概的轮廓,是一样的。

    梁川将凶器递送给了女法医,然后取下了自己的手套,道:

    “死者很可能和这件凶器有关系,我的意见是,如果不能从其他方面确定死者的身份,可以从这件凶器上入手,这不是普通的家用榔头,应该是工具厂特制的,所以可以发动警力对蓉城的五金店进行询问。”

    “是凶手会和这件凶器有关系吧,你说是死者。”女法医提醒梁川这个口误。

    “这正是我很不解的地方,但我能确信,这件凶器和死者有很密切的关系。”

    有一句话梁川没有说,因为他通过死者的记忆画面,曾见到死者手里捏着这把榔头,当然,这话说了也没人会信。

    “好了,留一队人保护现场不被破坏,再派一队人连夜开始对附近村民进行询问,尸体和发现的证据全都带回局里进行测验,对了,让人查一查最近一年内蓉城的失踪人口记录,目标缩减的关键词简法医麻烦你待会儿给出报告,这个先做出来。”

    “我明白。”简红点了点头,蓉城是个大城市,如果不给出死者具体的一些信息,想要从大量的失踪人口之中锁定具体目标将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另外,再派人明天一早就开始调查全城的五金店,问问这把榔头具体是什么时候卖出去的,时间有点久了,请同志们做调查时也耐心一点。”

    几名警员听了吩咐马上应了一声,各自下去安排工作去了。

    “川儿,我先送你回去吧。”吴大海和梁川走出了帐篷,两个人一人一根烟,站在那里抽着,“搞不好,又是一件悬案了。”

    “不见得的。”梁川并不这么认为,因为这件案子有很奇怪的一点,那就是死者和凶器很熟悉,一般来说,凶手才会和凶器很熟悉才对,有这个节存在,这件案子其实还有很大的希望,凶手既然是拿死者的东西杀死的死者,那么很可能凶手和死者的关系不一般,只要能确定死者身份,再排查其社会关系应该就能找到突破口。

    “尸体光溜溜的,没任何可以表明身份的证据残留,同时凶器上估计也提取不到什么指纹或者DNA了,现在就得等明天的失踪人口调查结果。”

    “你是在担心自己的破案率么?”

    “别拿这种眼神看我。”吴胖子抖了抖烟灰,“这种事儿见得多了,我也只能尽人事而已,来,我送你回去。”

    “不回去了,天都快亮了,跟你回警局凑合一晚,也能更快地等消息。”

    吴胖子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然后开车和梁川一起回到了警局。

    梁川直接在警局沙发上躺下,吴胖子给他找了条毛毯,而他自己则是开始忙了起来,新出的人命案子,不管后续发展是否会进入死胡同,但至少现在得抓紧时间努力一把。

    警局很热闹,人命关天的事儿,确实不小,但梁川却睡得很舒服,四周不时有人走过,也有文件翻阅和打电话的声音,但在梁川耳中,却显得很真实。

    他有极为严重的幽闭恐惧症,但哪怕他自己就是心理医生,却也没办法去根除,甚至连触碰一下都不敢。

    等到醒来时,已经是上午时分。

    吴胖子一夜没睡,两眼泛着红,刚刚从局长办公室里汇报完工作出来,顺带去食堂打了些早饭,见到梁川醒了,就将馒头和稀饭放在了梁川面前。

    “吃点儿。”吴大海自己没急着吃,而是又点了一根烟,他办公桌上的烟灰缸早就已经满了。

    梁川先去洗了把脸,一边甩着手一边走进了办公室。

    “有进展了么?”

    吴胖子长叹一口气,“凶器上没办法提取到DNA和指纹,尸体信息也不明朗,没有指明身份的证据,简而言之,一直到现在,我们连这死者到底是谁都没搞清楚!”

    吴胖子一巴掌重重地拍在了办公桌上,熬了一晚上,结果案情毫无进展,这是最让人恼火的。

    “这是失踪人员报告名单?”梁川吃着馒头翻开了办公桌上的一份报告。

    “嗯,刚送来的,尸检报告上死者死亡时间是八个月前,按照死者的特征进行失踪名单排查,蓉城范围内,没找到一例符合条件的失踪人口。”吴胖子很是无奈地耸了耸肩,“估计是外来流动人口,这个根本就没办法去查了。”

    “这里,有一个西村的失踪人口。”梁川伸手指了指名单上的一个照片,“应该是尸体发现的那个村子吧?”

    “这个我也注意到了,但身高和体形完全和死者不符合,所以排除在外,按照报告上的说明,应该是欠下高利贷跑路了。”

    梁川点了点头,但目光还是停留在照片上,

    姓名:赵青山;

    出生日期:1978年8月12日;

    “他具体的失踪日期是哪一天?”梁川问道。

    “六个月前吧,也就是差不多命案发生的两个月后,是他家人来警局报告失踪的。”吴大海揉了揉眉心,“现在只能初步怀疑他是最大嫌疑人,杀人后逃跑了,依照目前掌握的线索,只能先顺着这条线先调查下去。”

    梁川摇了摇头,“他如果是凶手,就不会逃跑。”

    吴大海的眼睛眯了一下,看着梁川,问道:“何以见得?”

    “尸体被丢在田地的井里,衣物等一切会暴露死者身份信息的东西都被处理掉,而且除了头部的致命伤尸体还被特意毁容,这表明不是一场激情型杀人案,而是有着完整方案的杀人事件;

    凶手从一开始的动手到最后的收尾都做得不错,拥有这种人格的凶手,案发时间越长,随着尸体没有被发现的时间越长,且尸体腐烂程度的不断提高,他的心态应该越来越趋于稳定才对。

    这和肇事立即逃逸,是截然不同的心态,再换言之,杀人案和普通的案件不同,万一尸体被发现,警察排查的目标首先会从哪里开始?

    他这样忽然一逃,不是就等于把未来尸体发现后,直接将自己摆在了警方的第一批怀疑对象里面了么?

    凶手不是一个雏儿,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